喜剧电影《命运理发师》解说文案

喜剧电影《命运理发师》解说文案

喜剧电影《命运理发师》解说文案

今天咱们说一部荒诞喜剧片

《命运理发师》

印度某村

一村民去树林上厕所

正要蹲

屁股差点坐在别人头上

总得找个地方吧

他打开手机电筒一照

好家伙十面埋伏

不知道的还以为大晚上的搞谍战呢

突然一道强光亮起

众“蹲客”被拽上车

来到了刚刚建成的全村第一个公厕前

北村的老大“阿北”说

厕所是村长给北村人建的

南村人不能用

南村的老大“阿南”说

这是全村的公共厕所

谁都可以用

北村的一个村民不乐意了

那南村建的学校为什么不让北村的孩子上呢?

南村的一个村民也不乐意了

你们不是连夜把学校拆了吗?

南村的孩子也没上成啊

双方争论不休

决定请村长来评理

此时

两个老婆正在为她们各自的儿子争夺修路的项目

村长说

他之所以娶了北村的大老婆和南村的二老婆

就是为了中和矛盾

减少冲突

阿北是村长大老婆生的

阿南是村长二老婆生的

他俩都是村长的儿子

听说两个活宝因为公共厕所吵得不可开交

村长立刻赶了过来

说他之所以只修一个厕所

就是为了让北村村民和南村村民走到一起

准确的说是蹲到一起

“以厕会友”

大家和和气气的多好

村头的老狗先进去方便了

村长都还没剪彩呢

这多不吉利

村民们商量着得找个人去清理一下

可大家都是爱面子的人

尤其是南村村民和北村村民碰面的时候

一个北村村民灵机一动

说这种活就得找村里最低种姓

混得最惨

北村和南村都不愿意要的“蠢蛋”来干

蠢蛋是一名野生理发师

有个搭档叫“呆瓜”

两人听说村长叫

连忙收拾家伙上了车

因为种姓太低

蠢蛋和呆瓜无权上车

只能光脚跟在汽车后面跑

见到村长

蠢蛋才知道是让他打扫厕所

蠢蛋毫不犹豫的扫了

村长说得给点辛苦费

结果钱被他身边的跟班拿走

塞进了自己口袋

剪彩完毕

北村人说他们先来的

所以北村人先上

南村人说大家的种姓等级都一样

凭什么北村人先上?

双方争执不下

村长要气疯了

说他先上

等村长一进厕所

南村人和北村人又吵了起来

吵到语无伦次开始泼脏水

泼完脏水就动起了手

双方混战许久后

名村民忽然想起村长还在厕所

跑去撞开门

才发现村长气得晕倒在了坑里

阿北和阿南连忙送村长去了医院

村民们无人领导

直接拆掉了公共厕所

谁也别想上

蠢蛋和呆瓜坐在远处

看着那些种姓稍高一些的村民为了上厕所大打出手

完全无感

因为他俩连这种野蛮的尊严都没有

两人在村里处于种姓制度的末端

平时理发很难正常收到钱

谁都可以一边骂着他们一边要求打折

或者干脆只给一碗粥喝

把他俩当成乞丐

虽然市场环境如此恶劣

但蠢蛋和呆瓜还是攒了一些钱

然而在一个雨夜之后

他俩存钱的袋子空了

呆瓜说昨天看到村民“老赖”在树下徘徊了许久

很可能是对方偷的

两人立刻找到了老赖

对方正在大吃大喝

副正大光明销赃的样子

老赖种姓比自己高

蠢蛋和呆瓜只能客气的问问

他俩也没办法

好在

呆瓜的裤裆里藏了4000卢比

两人来到村里刚开的邮局

想把钱存起来

按照种姓制度

他们这种贱民是不能走正门的

可邮局只有一个门

蠢蛋只能站在门口问

有没有后门可以进

业务员不耐烦的说没有

蠢蛋和呆瓜这才放开胆子进了屋

说需要一个账户

要把4000卢比装进去

业务员说账户不是用来装钱的

是以个人名义安全的把钱存在这里

蠢蛋和呆瓜抬头一看

这的确比他俩睡觉的那棵大树安全

业务员说那就存吧

身份证用一下

蠢蛋说好

走了两步呆瓜提醒他

你好像没有身份证吧?

身份证嘛

补一个就行了呗

业务员说门坏了

放那就行

蠢蛋吓了一身冷汗

连忙去办身份证

工作人员说

办身份证需要配给证

蠢蛋换个地方去办配给证

需要选民证

蠢蛋又换个地方去办选民证

需要身份证

绕了一圈徒劳无功

蠢蛋只能回邮局找业务员帮忙

业务员问蠢蛋叫什么名字?

蠢蛋说正儿八经的名字早就忘了

不过他爸喜欢叫他“ Smile

听着洋气

又有亲和力

业务员说这名字哪行

正好看到有封信上贴着曼德拉的邮票

就把这个名字当成蠢蛋的名字

亲自拿到村长那里按手印

去镇里给蠢蛋办好身份证

做好了储蓄登记

蠢蛋经常去给老人家按摩

村长的大老婆说

立法会议员打过招呼了

就要选新村长了

让老村长从两个儿子中挑一个

老村长想起之前建学校拆学校

建厕所拆厕所的事

阿北和阿南火了

分别组建了北村椰子帮和南村压路机帮

想方设法为自己拉选票

发一点点钱

就让村民用亲人的命发毒誓一定投票

居然很有效

双方还无所不用其极的贴传单

把有资格的城里选民

甚至国外选民

全部忽悠了回来

最终

双方的拉票数停在了341:340

南村的阿南领先一票

阿北的跟班们感觉很憋屈

说去南村杀几个人

阿北说你杀他他不会杀你吗?

这样杀来杀去村子不就完蛋了吗?

这时

名在厕所大战中扭伤脖子的村民说

他有一计

居然是去杀死村里90岁高龄的重病老太

说这样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但是当北村的杀手跳进老太家院子

o(︶︿︶)o 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温馨提示:本文试看已结束

查看完整内容,需支付:¥2.88 / VIP会员免费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