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城市梦》解说文案

纪录片《城市梦》解说文案

纪录片《城市梦》解说文案

你是GCD的干部

我的耳巴子打你

我想杀了你

在这个时候   你会欺负弱者

这个打城管脸的愤怒老人叫王天成

四年前   带着家人从河南农村来到武汉谋生

在市区鲁磨路的人行道废弃电话亭里摆摊卖水果

14年来   你随着城管进进出出   成为名副其实的地摊大王

虽然一年四季都有矛盾   但很平和   连城管都尊称他为王爹爹

不过   今年鲁磨路将根据城市发展规划打造“珠宝街”景观

全面整治和清理流动摊贩店外经营   占用道路等违法行为

王天成的家庭与城管的矛盾开始升级   “生存之战”开始了

我不会配合的    我根本不会和你合作

我想活    我想活    我想治病

被王天成殴打没有还手的人是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二中队的胡队长

接到上级的命令后    一直想通过沟通解决   但都失败了

汇报工作成果时    局长指示秘密调查    粗略统计他的销售额

如果王天成水果摊的收入足够进房做生意    一定要规范   不能商量

如果不符合条件   就要结合疏通   争取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然而   负责记录的小秦要是被王天成发现肯定会被殴打

他刚做这个工作不久     又第一次碰到这种事    眼睛湿润

在外执勤的二中队队长李队长无奈地叹了口气   回到局里

他们是生活中的弱者    我们是工作中的弱者

回到局里   王天成已经赤膊上阵    胡搅蛮缠撒泼打滚霸蛮得很

这个过程持续了三个小时     李队长和胡队长一脸无奈欲言又止

不是他们不想沟通    是这大爷嘴跟机关枪一样     还不听别人说

我不听    我不听   胡队长   我不听   我不听   我不听

王天成对管理人员凶得很   但回到摊位    却是聪明和气的摊主

对待客人十分热情     会用夸张的方式来展示他皮带质量有多好

卖水果秤也很公道    还时不时给人实惠    来光顾的大都是熟客

闲暇时则坐在摊位边   叮着烟斗    随意调倪一句“SDL也这样”

丝毫看不出白天他才像雄赵赵气昂昂的公鸡在城管局大闹一通

与王天成一同经营摊位的是妻子李书香    身患癌症   吃药续命

儿子王兆阳多年前在工厂打工    因意外手被切掉    只赔了两万

于是回到父亲身边    在旁边也支了个水果摊    跟妻子一起经营

王兆阳的女儿从出生便被带到武汉    已经算土生土长的武汉人

一家人之所以坚守在这里一为生存   二为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

摆摊确实能赚到钱    但一家老小开支也大   自然不愿掏钱出房租

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利益问题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难免寸步不让

人家说什么是幸福    跟家人在一起吃饭就是很幸福    这就是幸福

我的要求不高   有碗饭吃   很简单

既然正规途径记录行不通    胡队长想出新招   便衣悄悄在旁边记

而且为了防止被王天成发现    用手机记录   并用发传单作为掩护

负责记录的便衣调侃道    自己这是要演《无间道》了   水果卧底

胡队长的招果然管用    王氏父子可想不到摊贩里面竟然出了叛徒

两名便衣从早跟到晚    一名负责发传单伪装    另一名则偷偷记录

而今晚生意很好    孙女也考了个好成绩   王天成格外开心话超多

我只希望她在城市安家落户找个婆家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非常重要

确定王天成一家水果摊一天有一千到三千的销售额后   开始算利润

城管对他家进货的批发市场进行走访发现成本只有销售额的一半

也就是说一个月利润就有十几万     有门店都未必能卖得过他家

既然有能力支付房租入店经营    就应该服从安排而不是胡搅蛮缠

副局长对王天成占道经营还对执法人员围攻漫骂的行为严厉指责

这个人我们绝对要依法依规来进行处理

知道王天成一家收入后   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测量水果摊占地面积

然而老头儿砸碎测量的卷尺不说   还一把掀住李队长   作势要打

法人员自然不能还手   他们知道    王天成就是想把事情“搞大”

他只是为了引起围观    让别人同情他

他就是想我们打他

吃了疼后他们决定第二天早点去     趁王天成没来    简单量一下

王兆阳一直在摊位旁睡觉    看到执法人员赶紧给爸爸打电话求援

然后将城管下达的处罚单撕掉   说摊子是父亲的   跟自己无关

王天成赶来后发现李队长已经带人走了   气得要命    又开始闹腾

蹲在地上写大字报    又睡到马路中央阻碍交通    逼胡队长出面

然而胡队长来了他又不打算沟通    油盐不进    甚至直接上手打人

你是GCD的干部

我耳巴子扇你

我还想杀了你

到了一定的时期     你就会欺负弱民

儿子王兆阳也觉得父亲过于激动    赶紧拉开    没让事态更严重

父子俩面对执法人员的态度还是有差别的    他没爸爸那么强硬

王兆阳做不出撒泼打滚的行为    也要脸面    想活的更体面一点

也就是说不是不能沟通    只要利益协商好   还是可以聊一聊的

胡队长和李队长取证结束后     直奔执法大队法宣科进行咨询

结果科长说量取的物证不成立    因为量的时候摊位蓬布盖着

必须在王天成水果摊违法经营的时候测量取证才有法律效应

说白了   他在违法的时候我来取你的证

不行的话把三队的人调了一起去

o(︶︿︶)o 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温馨提示:本文试看已结束

查看完整内容,需支付:¥2.88 / VIP会员免费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