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电影《爱的猎犬》影评 解说素材 观后感

剧情电影《爱的猎犬》影评 解说素材 观后感

剧情电影《爱的猎犬》影评 解说素材 观后感

这次给大家带来的是一部

澳大利亚的惊惊大尺度电影《爱的猎犬》

本片取材于真实的犯罪案件

讲述了叛逆少女半夜偷跑出家参加派对

却被一对惯犯夫妇骗回家Q禁虐待的惊悚故事

故事发生在1987年的澳大利亚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群青春少年

在球场挥洒汗水的美好场面

在球场外的一辆轿车里

两双眼睛正默默地注视着她们

一位刚结束投球课的女学生走在没有荫蔽的路

这时

一辆橙色小轿车开了过来

坐在副驾的女主人友善地请她搭便车

由于天气太热了

女学生稍稍犹豫便同意了

轿车载着三人驶向前方

镜头一转

少女薇琪也放学了

她来到了男友杰森家中

两人亲昵地坐在床上玩藏头文字的游戏

男友杰森破译出薇琪写的是“有大M吗”

17岁的少年少女总是会对那些

被家长严格管控的“危险品”无比好奇

薇琪也是那样

男友杰森拿出帮薇琪写的读后感

换取女友的香吻一枚

眼看时间在两人的嬉闹中过去了

怕被爸爸发现的薇琪拿起读后感赶紧回家

而另一边

停着橙色轿车的院子里

女主人伊扶林在丈夫约翰的怀中醒来

她把养的狗放进屋里

为丈夫准备早饭

丈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开饭

就像是一对普通夫妻无比平凡的一个早晨

然而

就在那扇紧闭的房门里

被监禁着一个血迹斑斑的少女

与此同时薇琪正在学校上课

她对学习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

只顾着在作业本上画的爱心里写下男友的名字

下课了

老师对离异家庭的薇琪很是担心

想要开导开导她

但薇琪却很反感这件事

回到家里

薇琪看到父亲给她买了一只小狗

她十分惊喜

这时

伊扶林家的小狗正在院子里的草坪上啃骨头

屋子里

约翰在荆胡子

伊扶林拿着垃圾桶

将屋子里带有血迹的纸巾与垃圾清理干净

小屋里被堵住嘴巴的少女发出鸣咽的声音

她只能看着约翰越走越近

一门之隔

伊扶林躺在床上将头埋在臂弯里

沉默地听着隔壁房间少女的哭声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房间里都是血迹

约翰在洗手池前洗干净手

把什么用白布裹着的东西放进了后备箱

车开进了一片僻静的树林

约翰下车拿出一把铁锹挖起土来

在家里的伊扶林把洗好的床单晾在院子里

出神地望着远处的天空

小镇的电线杆上张贴着女孩走失的寻人启事

薇琪坐着车从电线杆旁经过

她的父亲开车把她送到了母亲家

薇琪在屋子里目睹了父母的争吵

父亲想为了薇琪组织一场一家人的出游

而母亲却不愿意

晚上

薇琪母亲为她精心准备了意大利面

还买了薇琪喜欢的碟片

可薇琪泱泱不乐

她提出要出门参加派对

已经问父亲要了打车的钱

母亲听到薇琪提到前夫很不高兴

她一周只有两个晚上能见到薇琪

薇琪还不愿和她相处

随即母亲问起薇琪的作文是否写完

薇琪拿出男友帮她写好的读后感

母亲看了一眼就知道是男友杰森帮薇琪写的

她对薇琪说今晚不能去参加派对

本就对母亲颇有微词的薇琪很生气

母女俩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薇琪讨厌母亲一意孤行要离开父亲

讨厌母亲给她布置的任务

讨厌母亲阻止她做喜欢的事

而母亲只是说一切都是为她好

愤怒的薇琪锁上房门

把日记本里一家三口的合照中母亲那部分撕掉了

薇琪在房间里盛装打扮

甚至还穿上了高跟鞋

她把灯关上装作已经睡着

然后趁母亲没注意翻窗离开了家

薇琪穿着衬衫和热裤走在漆黑的路上

从后面驶来了一辆橙色轿车

坐在副驾的女人问她要不要来一根大M

本就对大M很好奇的薇琪心动了

可是女人却发现大M卖完了

提出要薇琪跟他们回家去拿

薇琪担心派对快要开始

就拒绝了女人的提议

想赶快到高速公路上打车

可女人说高速公路离这里还有三个路口

如果薇琪愿意的话可以搭他们的车

三个路口要走过去确实很远

于是着急的薇琪上了两人的车

轿车停在了家门口

薇琪和伊扶林一起在门外等约翰去取大M

薇琪和伊扶林聊起天来

伊扶林说她13岁就与约翰在一起了

她和前夫有两个孩子

孩子过段时间就会住过来

伊扶林问薇琪要不要抽烟

走到门口来接烟的薇琪被突然狂状的狗吓了一跳

伊扶林赶紧把狗安抚下来

她说这条狗是约翰送给她的

提到狗

薇琪很有共鸣

她也说起父亲送给她的那条狗

这时

薇琪已经完全放下了对陌生人的戒心

伊扶林邀请薇琪进屋喝一杯

薇琪欣然答应

两位女士坐在客厅里喝酒

约翰把大M拿了出来

拿到大M的薇琪想要走

却一阵头晕跌坐在了沙发上

她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这对在音乐声里一起跳舞的夫妇

感觉事情不对劲起来

她想马上离开

却被夫妻两个一起拖到屋子里锁了起来

害怕的薇琪发出尖叫

可一切都被音乐声掩盖了

夫妻俩绑好了薇琪一同笑起来

接下来就兴致大发

抱在了一起

全然不顾在旁边大喊大叫的薇琪

第二天早晨

薇琪的母亲才发现她不见了

她给老师打了电话

两人都觉得薇琪只是去了派对还没回家

而另一边

伊扶林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了早餐

约翰坐在桌前翻看薇琪的日记本

他有些迷恋地用手指抚摸薇琪的照片

这让深爱约翰的伊扶林不大高兴

约翰把笔记本收到抽屉里

去了薇琪所在的房间

薇琪嘶吼了一整晚

甚至因为恐惧尿湿了床单

约翰刚想说些什么就发现狗在门口拉了屎

约翰似乎很讨厌狗屎

马上他就兴致全无地离开了房间

让伊扶林赶快过来清理地板

还责备她“连狗都管不好,怎么管教孩子”

伊扶林赶紧把垃圾桶拿过来

孩子是伊扶林的软肋

约翰的话使她很难过

看着满脸残妆的薇琪

她拿了一杯水过来

自己先喝了一口证明没有下药

口干舌燥的薇琪才喝了起来

薇琪问伊扶林想要对自己做什么

伊扶林说只是想把她弄干净

伊扶林放开了薇琪的一只手

薇琪马上下了床

在伊扶林换床单的时候

薇琪尝试解开床头的铁链

却被伊扶林发现

这条路行不通

薇琪就说自己的爸爸是外科医生

很有钱

天真的薇琪这时还以为夫妻俩绑架她是为了赎金

薇琪看到了柜子里的儿童玩具

问伊扶林是因为约翰在这里孩子才没有住过来吗

被戳到痛处的伊扶林说约翰是自己的长期饭票

是生活的保障

然后又问起薇琪的父母

也许是出于报复

她说薇琪的父母是为了她才勉强在一起的

伊扶林拿着脏床单出了房间

薇琪马上开始尝试解开铁链

伊扶林听到声音

o(︶︿︶)o 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温馨提示:本文试看已结束

查看完整内容,需支付:¥2.88 / VIP会员免费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