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电影《真事改编》影评 观后感 解说文案

惊悚电影《真事改编》影评 观后感 解说文案

惊悚电影《真事改编》影评 观后感 解说文案

一个作家能有多红

这个女人写了一本书然后爆火

她的签售会排起长龙

从早上八点签到现在还是一条长龙

她累了感觉再签下去就会崩溃

再三向工作人员示意后

对方终于结束了这场签售会

人群刚散开作家还没松口气

一丽精致的女人站在她面前

女人自称埃勒

是她的粉丝干里迢迢而来

希望她能再签一本

作家拒绝了签一本倒无所谓

她怕的是其他人看见会重新聚集起来

再签下去她真的顶不住

在书迷的簇拥下作家离开了

编辑又拉着她去参加宴会

她只能强打精神准备露个脸就离开

没想到她却看到了埃勒

出于拒签的歉疚她主动搭话

给对方签了名

两人坐在一起喝酒

作家奇异地发现女人很懂她

她似乎看穿了自己盛名之下的疲惫和焦虑

作家不知不觉和她聊了一个晚上

倾诉之后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放松

但这轻松很快结束

她和男友一起去乡下想放松放松

结果邻居到家里来索要签名

出来散会步男友又提起新书的创作

说她几个月都不动笔

事实上她正为此焦虑

再回到家中她又收到恶毒的匿名信

只因为她的书中写到了一些关于母亲的真实事件

这些人就咒骂她出卖母亲谋利

她懒得理会直接撕碎了信

打开空白文档她写不出一个字

这时电话响了

是埃勒打来的作家脸上立刻浮现笑容

两人约在咖啡馆见面

埃勒坦言自己是一个枪手

专替名人写自传

相似的职业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很快埃勒的生日到了

作家欣然赴约

但等了很久都没有其他客人到来

埃勒表示很正常

自从早年她的男友去世

池和家族的人就不怎么来往了

两个女人一起过了生日

作家也对她敞开心扉给她看了那些匿名信

埃勒兴奋地告诉她这是很好的素材

是前一本书的后传

内容就是揭露故事后发生的事情

作家拒绝了她最近几个月都在忙新书的事

是一本完全虚构的小说

接着她拿岀新书的框架摘要给埃勒看

希望她能说说自己的看法

埃勒看完后直言不讳地说

这本新小说很无趣

她还是认为作家应该继续写那些真实的故事

不该去写虚构小说

作家什么也没说

男友要出差三个星期

他走后作家再次打开空白文档

仍然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而匿名信却按时送达还是那些恶毒的谩骂

她向埃勒倾诉对方却让她快看看脸书

作家很惊讶因为她根本没注册过脸书

结果打开一看一个顶着她名字的账户

一个自称是她亲戚的人不断留言谩骂

埃勒告诉她这比匿名信更糟

因为网络传播更快更广

网友更轻信诽谤和谣言

作家崩溃了

面对这些恶毒的攻击她无力招架

只想躲起来逃避一切不听也不看

好在还有埃勒她给作家吃下抗焦虑的药

网络上的事也帮作家去处理

隔天埃勒又来了是来帮她处理邮件的

帮她推掉了很多邀约

其中有封邮件是图书馆馆长发来的

代表一个高中邀请作家去演讲

作家早就答应过了也就没法再推掉

眼看时间将近作家很明显无心写演讲稿

埃勒替她搞定了一切

作家深表感激很庆幸有这样的好友

埃勒也谈起了自己的烦恼

她也有事需要作家帮忙

她租的公寓的房东突然回来了

导致她不得不提前搬出来

因此她想在作家这里借住几天

作家和男友不住在一起

家中还有空余的房间作家同意了

但没住多久两人就产生矛盾

作家发现埃勒的控制欲很强

有记者来采访作家

她会质问为什么接受专访不提前告诉她

采访全程她都站在门后盯着作家

这还不算完她对作家的新书更是大加干涉

反复劝说她放弃写虚构小说

她认为自己是最懂作家的人

只有她知道作家适合写什么

对此作家很是不悦

直接穿上大衣离开了家

为什么埃勒这么执迷于要求作家写真实故事呢

这个作家很崩溃

她写了一本书爆火

但是里面有一些关于母亲的真实故事

家族里有人觉得她在卖母求财

不停写匿名信骂她

她给孩子打完电话刚回到家

匿名信再次如约而至

面对这种指责作家身心俱疲

伏在床上痛哭

这正是她改写虚构小说的原因

但埃勒看了信还是觉得这是很好的素材

仍然建议作家回归前作风格

去写自己的真实故事

眼看作家不认同她的看法

埃勒把火发在榨汁机上把它砸得粉碎

很快去学校演讲的日子到了

o(︶︿︶)o 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温馨提示:本文试看已结束

查看完整内容,需支付:¥2.88 / VIP会员免费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