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脑悬疑电影《鬼打墙》解说文案完整版

烧脑悬疑电影《鬼打墙》解说文案完整版

烧脑悬疑电影《鬼打墙》解说文案完整版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部创意奇妙的冷门悬疑片鬼打墙。本片虽然被翻译成鬼打墙,影片也涉及超自然元素,但是却并不是一部鬼片,也没有重口味的情节,而是一部构思精巧,反转不断,颇具内涵的烧脑剧情片,轻口味的影迷不容错过。影片一开始,一对情侣持枪闯入一家便利店打劫,店主人一见来者不善,将收银机里的所有钱拿了出来,这时,抢劫的黄发女子发现店主人身后还有一个保险箱,于是立即命令对方将其打开。但店主人却拒绝了她的要求,并断言,劫匪不会喜欢箱子里的东西,黄发女劫匪哪里肯信,威胁再不打开保险箱就要开枪,接着便竖起123倒计时,店主人仍然不肯打开箱子,并开始喋喋不休的规劝女劫匪,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毁了自己的一生,谁知店主人话还没说完,枪声响了,画面最后一转,来到一片大树林,一名女子正漫无目的行走着,一路上踉踉跄跄,不时四处张望,眼里充满了恐惧和无助,不一会儿,她发现了林中的一间破旧小屋,女子走过去敲了敲门,确认没人后,便推门走进屋,屋子里,虽然破旧不堪,却还有一些食物,女子立即狼吞虎咽,吃了起来。就在这时,她看见一个男人拖着斧头站向小屋走来,女子吓得赶忙躲在床底下,男人进屋兜了一圈后就又出去了,女子瞅了个空子,赶忙从床底钻出来,跑出了屋,再次奔向屋外的树林里,没想到还没跑多远,就撞上了刚才的那个男人,原来男人早就发现她了,男人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并自我介绍叫汤姆。汤姆三年前就被困在这片树林里,那间破旧小屋就是他的临时避难所,女子见汤姆的确没有恶意,便跟着他回到小屋,并向他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原来,女子名叫珊珊,刚才和丈夫开车路过这里,结果车子没油了,丈夫下车去找加油站,怀有身孕的珊珊坐在车里等他,可左等右等也没见人回来,珊珊于是下车四处寻找丈夫,却始终走不出这片树林,听完珊珊的讲述后,汤姆和她一起出门找到了汽车,车子确实已经没油,珊珊原本打算在车里等丈夫回来,可此时已经夜幕降临,汤姆告诉她,这里的夜晚非常寒冷,如果不回到小屋里,夜里可能会被冻死,珊珊又惊又怕,加上怀有身孕,所以最后听从了汤姆的劝告,回到了小屋过夜,当天晚上,珊珊做了个噩梦,她梦见自己即将临盆,却找不到人帮忙,等她惊醒时,发现汤姆已经不见了,姗姗来到屋外查看,竟发现地上趴着一个昏迷的陌生女人,珊珊赶忙将她抱进屋,等陌生女人醒来后,我们会发现,她就是在片头抢劫的那个黄发女子,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不过,此时的姗姗并不认识她,黄发女子自称名叫阿丘,阿丘粗鲁的大声询问,这里有没有电话机?她需要打个电话,并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但珊珊告诉她,屋里没有电话机,只有一部电台,但已经坏了,无法使用,阿秋只好骂骂咧咧地自己去树林找出路,可转了大半天后又失望地回到小屋,这时汤姆也回来了,他见到阿秋,倒也意外,反正任何人都可能在这鬼地方迷路,他们叮嘱珊珊将屋外的斧头拿到屋内藏好,因为他刚才在外面听到了枪声,随后汤姆又用木板将门缝盯了起来,一是防止有不速之客闯入,二是夜间可以防风,阿秋对汤姆这个行为不以为然,她甚至无端指责汤姆是个诱拐女子的变态杀手,两人因此在小屋内大吵了一架,不过谁都不想冻死在树林里,三人最终还是勉强成了室友,当天晚上,阿秋也和珊珊一样,做了个噩梦,他梦见自己被绑在刑床上,正要被执行死刑,阿秋吓得哭了起来,第二天白天,珊珊留守小屋,他们继续外出找出路,阿秋由于急着想离开,也试着出去兜了几圈,但是无功而返,此时,汤姆还没回来,阿秋和珊珊聊起天来。这一聊不要紧,竟然聊出了一个天大的问题,原来阿秋和珊珊在迷路之前根本不在同一个地方,甚至不在同一个城市,就如同一个人在北京,一个人在上海,两人都迷路了,然后竟然在同一片树林相遇,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有人在说谎吗?阿秋和珊珊还为此争执不下,两人决定等汤姆回来一问便知。没多久汤姆就昏头涨脑的回来了,他明明在路过的每棵树上都做了记号,可不管怎么走,最终还是绕了回来,这时,阿秋和珊珊又将争论的问题告诉了汤姆,结果更让人吃惊,汤姆在迷路时跟他们两个都不在一个城市,就如同在北京,上海,深圳的三个人突然迷路,又突然在一片小树林相遇了。三人这才意识到他们不仅迷路了,而且有人似乎还跨越了时空,巧合的是,当天晚上汤姆也做了个噩梦,梦见了自己开枪自杀的情景,为了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天亮之后,三人决定一起出发去找出路,没走多远,珊珊就在地上发现了一个铁制的暗门,汤姆立即用斧头将按门的锁劈开,这里竟是一个防空洞,里面有很多二战时期的食品和地图,奇怪的是,食品看上去还很新鲜,三人取出了一些红酒、罐头和一张地图后,继续上路找出口,不幸的是,他们再次绕回到了小屋,精疲力尽的三人一边吃着罐头,喝着红酒,一边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在酒精和食物的作用下,三人变得更加放松,陌生感渐渐消散,聊的话题也多了起来,结果聊出了更让人匪夷所思的问题,原来在迷路之前,三个人不仅不在同一个城市,连所处的年代都不一样,阿秋来自1985年,珊珊来1962年,和他们年龄差不多大的汤姆来自2011年,这下三个人彻底懵逼了,就在他们一头雾水之际,屋外传来几声枪响,他们透过门缝见到一个人拿着枪正朝小屋走来,由于天气比较黑,看不清来人的模样,三人都以为对方可能是当地的猎人,于是决定开门求助,谁知走出门才发现,来人竟然是一个满口德语的德国士兵。珊珊的父亲汉斯是德国人,所以她正好会说一些德语,于是试着跟德国士兵解释,哪知德国士兵根本不听,直接打晕了汤姆,然后将三人绑了起来,大概是觉得汤姆是个危险的存在,所以等他醒来后,德国士兵将他押出屋外绑在了一棵树上,然后回到屋内开始审问珊珊和阿秋,还没问几句话,德国士兵突然发现阿秋的脖子上戴着一枚方形吊坠,见到这笔吊坠,德国士兵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他举枪逼问吊坠是哪里来的,因为她身上也带着一枚一模一样的吊坠,这时边上的珊珊也恍然大悟,她的身上竟然也有一枚这样的吊坠,吊坠里都有一张女人的小照片,三人赶忙相互通报了个人信息后,才搞清楚照片上的女人是汉斯的妻子,也是姗姗的母亲,还是阿秋的外婆,这下明白了。德国士兵就是珊珊的父亲汉斯,阿秋则是珊珊的女儿,那屋外的汤姆又是谁呢?三人赶紧来找汤姆一番询问后才得知,汤姆身上原来也有一枚相同吊坠,是母亲留给他的,汤姆的母亲因为抢劫便利店使开枪杀人,被判了死刑,她就是在女子监狱里生下了汤姆,汤姆长大后因为不肯面对自己的身世,所以扔掉了那笔吊坠,这下四个人的关系算是彻底搞明白了,汤姆是阿秋的儿子。阿秋是珊珊的女儿,珊珊是汉斯的女儿,可他们又为何出现在这片树林里呢?既然四个人都是血亲关系,彼此也就没有了任何嫌隙,珊珊,阿秋和汤姆都要坐下来一起讨论离开这里的办法,但汉斯对这一切都将信将疑,并表现出一名德国士兵的倔强,在迷路之前,他正在执行任务,此时,他心里仍然想着任务,于是一个人奔出了小屋,走就走吧,反正最后还会兜回来,珊珊等三人也没理会汉斯的离开,而是开始讨论如何自救,经过一番坦诚相见的沟通,三人终于捋出了一条逻辑链条,姗姗的父亲汉斯死于二战的一次空袭,父亲死后,母亲改嫁,姗姗在怀孕时丈夫刚好要去参加越战,因为她的分娩时身边没有任何人,最终虽然生下了阿秋,自己却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母亲分娩而死,父亲后来又死于越战,阿秋被邻居收养,可邻居一家对阿秋非常不好,经常欺凌和虐待她,导致了她养成反叛暴力的性格,最终因为抢劫杀人被判死刑,汤姆则由于母亲杀人犯的身份,长期遭人歧视和冤枉,终于有一次在极度愤怒之下,他开枪打死了冤枉他的人,然后自己也饮弹身亡,也就是说,珊珊、阿秋和汤姆在小屋里做的噩梦,其实都预测了自己的死亡,而这些死亡的起点就是珊珊父亲汉斯的遇难,如果汉斯没有死于空袭,姗姗的母亲也就不会改嫁,珊珊怀孕时至少有母亲陪在身边,也就不会分娩而死,珊珊不死,阿秋也不至于受到邻居欺凌,变成反叛暴力的性格,更不会抢劫杀人,那样汤姆也就不会有一个杀人犯的母亲了,可怎样才能阻止汉斯被炸死呢?姗姗只记得父亲的遇难地点是在波兰中部的维隆市。汤姆赶紧掏出从防空洞里拿出的地图,地图上的维隆市附近被人画了圈,而小屋和树林的位置刚好就在圈子里,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很可能就是汉斯遇害的地点,恰在此时,汉斯果然又迷路兜了回来,并打算修好屋内的电台联系上级,继续完成任务,汤姆赶紧上前阻拦,想将汉斯拖进防空洞,避免让他被炸死,两人因此撕扯起来。撕扯中,汉斯手里的步枪不小心走火,竟刚好打中了站在旁边劝架的阿秋,最终,阿秋因为伤势太重而死,就在阿秋死亡的同时,正在和汉斯干仗的汤姆身体突然渐渐消失,汉斯亲眼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最终开始相信大家此前的分析,这时天空响起了轰炸机的声音,汉斯和珊珊一起奔向了防空洞,炸弹开始在身边爆炸,小屋也被炸弹摧毁,在千钧一发之际,二人跳进了防空洞,汉斯终于逃脱了被炸死的命运,一瞬间,时光开始倒流,所有人的命运因此改变,画面最后一转,一个女人正在便利店买东西,她就是阿丘。看上去温文尔雅,不再是叛逆女孩的模样,在阿秋买完东西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一对打扮另类的情侣,持枪闯入了便利店,而这一切都已与他的人生无关。阿秋回到家中,母亲珊珊正在屋外等她,母女俩肩并着肩,来到屋外的海边散步,一起享受着惬意的人生。(完结)

分享到 :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