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电影《最后的城堡》影评 观后感 解说文案

动作电影《最后的城堡》影评 观后感 解说文案

动作电影《最后的城堡》影评 观后感 解说文案

今天咱们来说一部传奇将军带领1200名囚犯在监狱暴动

赶走监狱长的电影

《最后的城堡》

咱们的故事要从一座城堡军事监狱开始说起

这座监狱专门关押犯了错军人

守备森严固若金汤

典狱长温特心胸狭窄好大喜功极为自负

以严酷的铁腕政策管理监

他最爱收藏战争时期的军用品

将其视若珍宝

城堡监狱迎来了自建成以来最高军衔的囚犯

A级特等囚犯三星将领欧文

欧文是美国陆军的传奇人物战功赫赫

参加过海湾战争越南战争

拥有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在军中威望甚高

因他违背命令指挥失误害死了8名士兵

他心中愧疚自愿上军事法庭受审承担了所有责任

往后10年他将在监狱度过

欧文的到来让典狱长温特倍感压力

他对这位传奇将军推崇备至 以前只能望其项背

如今沦为阶下囚 温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对他

他整理军装亲自接见为欧文介绍整个监狱

他收藏了欧文写的书 希望欧文能为他亲笔签名

温特进屋拿书的时候

欧文则看起了他的收藏品

却听欧文对副官说了一句

只有没上过的战场的人才会收藏军品

对久经沙场军人而言 这些东西只有无尽的伤痛

一听此话温特面色阴沉 对欧文的崇敏间烟消云散

把书丢回书架就让副官将欧文带去牢房

可刚出办公室 就见一个囚犯对着欧文敬礼

温特心中动怒

警告他别忘了规矩

到了这里就不再是军人 囚犯之间禁止行军礼

副官将欧文带到牢房 交代了这里的规矩转身回去复命

温特余怒未消 叮嘱副官无需绐欧文特殊照顾

另外明天活动的时候只准绐囚犯一个篮球

第二天早上囚犯争抱一个篮球

两人大打出手

数十名囚犯围观起哄

名叫班纳的囚犯立刻开赌局买谁输進

周围狱警视若无暗

典狱长温特站在上面看着两人越打越凶

他喜欢这种操控囚犯的感觉

而这一切都被欧文看在眼

一见两人要下死手

温特才下令拉响警报

警报声骤然响起

所有囚犯心中一紧 立刻趴在地上双手抱头

欧文见状不知何意也立刻照做

唯独被打的一脸鲜血的大个子不肯趴下

哨塔上的狱警抬手就是一枪

大个子慘叫一声倒地不起

子弹乃是橡胶弹

大个子腰部中枪 疼的撕心裂肺却没有性命之危

温特看着曾经叱咤风云的将军

匍匐在自己脚下

心中格外舒畅 这是他为欧文准备的下马威

晌午时分

欧文在食堂吃饭

几名囚犯幕名而来

请求欧文向上面汇报调走温特

原来自打温特接管监狱

像今天球场上的镇压便时有发生

温特阴险残暴 找各种理由射击囚犯

只今年就有11人伤势严重还得不到有效治

如果有人惹恼了温特他还会蓄意谋杀

命令狱警故意射击囚犯头部

即使是橡胶弹也会一枪毙命

而他会在报告里说是囚犯乱动才误中头部

温特曾因此三次被调查

可每次都因证据不足不了了之

听完这些 欧文有些不耐频

他已不是军人

只想安静服完刑 回家含饴弄孙 不想再过问任何事

几天后

欧文在角落看书

之前在办公室门前向他敬礼的囚犯

再一次对他敬起了军礼

此人名叫阿乐 因说话结巴备受狱友嘲笑

他曾是海军陆战队的一员

当兵五年兢兢业业

却因一时冲动将上司重伤

被判了六年

欧文安慰他 军人犯错勇于承担责任

知错能改还是好兵

欧文让他挺直腰杆 指出他敬礼动作上的错误井加以指导

两人便在操场一角相互敬起了军礼

但这一幕却被温特尽收眼底

他明令禁止囚犯行军礼

当即下令严惩阿乐让他长长记性

当天夜里大雨倾盆

阿乐被罚敬军礼 在雨中站了一夜

翌日清晨起床号响起

阿乐体罚的时间本该结束但副官却拦住了他

命他继续受罚

欧文看不下去 走上前来让阿乐离开

副官见阿乐放下手抬棍就要打

欧文却一把拦住

几名狱警冲上来一人一棍将欧文打到在地

警报响起温特带人赶到

他惺惺作态说阿乐违反规定就该受罚

欧文反驳他 军法行为条例中明确规定

对囚犯体罚不能超过第二天的起床号

阿乐的体罚时间已经够了

温特哑口无言 低声吩咐了副官几句 转身就走

阿乐体罚结束 但欧文却跟狱酱接触违反了行为条列

他必须受罚

时至中午烈日炎炎

欧文被罚一个人将数百块石头搬到操场另一边

每块石头至少二十斤 30度的高温欧文汗流不止

数百囚犯围观 班纳又在此时开局做赌

大半的囚犯龈本不超欧文能坚持下去

纷纷赌他输

欧文却没将赌局放在心上

他从军数十年 练就了一身傲骨和压不跨的钢铁意志

他脱下上衣

后背上刀伤記伤还有电击留下的伤疤格外显目

众多囚犯一声惊呼

得知欧文当年不愿抛弃战友才被严刑拷打

一个个顿时肃然起敬

欧文步履蹒跚没有停歇

老将的意志打动了一个又一个囚犯

他们由起初的奚落起哄逐渐转变为加油支持

最终欧文强撑一口气搬完了最后一块石头

囚犯们为他欢呼喝彩

就像打了一场胜仗

这一幕令温特极为恼怒

命令副官刘欧文继续惩罚

副官得令 晚餐号没响起之前

欧文不能停 要再把石头搬回去

如此刁难 囚犯纷纷抱怨

欧文心里明白温特想看他认输 他没有多言

强撑身体继续搬石头

直到黄昏时分

晚餐的号声才姗姗来迟

欧文终于结束了体罚

但却被温特关进了禁闭室

禁闭期间

温特假惺惺前来探望 大义凌然的告诉欧文

关禁闭不是他的本意 但必须做绐其他囚犯看

让他们知道在这里没有谁是特殊的

无规矩不成方圆

他必须按规则办事 否则监狱将失去控制

希望欧文能理解他的苦衷

等欧文走出禁闭室 重回牢房的时候

所有囚犯都用自己的名牌整齐划一的敲打铁门

以此表达对他的敬意

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欧文吃了不少苦头却赢得了人心

开赌局的班纳来见欧文

搬石头那天 阿乐替他下了注赢了一堆香烟

欧文叫来阿乐 让他把香烟分绐大家一个不留

班纳看着欧文 谈起了自己的父亲

原来他父亲是欧文的战友

他们出生入死 曾一同被俘历经严刑拷打

度过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艰难岁月

在欧文眼里 班纳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战士

但在班纳眼中他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当天下午

欧文看到几名囚犯在用石头砌墙

这些石头是曾经老监狱遗留下来 温特让囚犯用石头筑墙

是故意消磨他们的体力和精力

囚犯们认为这是温特的墙

根本没用心干活 但欧文却说 这是他们自己的墙

100多年前 此地的第一座监狱是由犯人建造

如今这些石块上

依然还能看见曾经犯人亲自刻下的名字

欧文猜想或许在那些人心里盖的不是监狱

而是一座保护自己的城堡

这一番话令身旁的几名囚犯豁然开朗

第二天中午 上百名囚犯合力推到了松垮的城墙

他们要建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墙

因阿乐的父亲是石匠 他从小耳目染了解砌墙的技巧

在欧文的推荐下

阿乐开始指导大家建造城墙

越来越多的囚犯参与进来

拥有了共同目标 他们逐渐凝聚了起来

身为军人的某些特质逐渐被唤醒

风雨无阻的干了7天

一道坚固的城墙即将完工

阿乐的付出和指导得到大家的肯定

他们让阿乐第一个将名字刻在城墙上

阿乐从一个被嘲笑的结巴变成了大家认可的朋友

这道意义非凡的城墙让他找回了自己的价值和尊严

囚犯的所作所为都被温特看在眼里

o(︶︿︶)o 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温馨提示:本文试看已结束

查看完整内容,需支付:¥2.88 / VIP会员免费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