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传记/剧情/爱情电影《烛台背后》解说文案完整版

美国传记/剧情/爱情电影《烛台背后》解说文案完整版

《烛台背后》——被好莱坞拒绝的杰作

美国传记/剧情/爱情电影《烛台背后》,于2013年上映,由史蒂文·索德伯格导演,理查德·拉·格拉文斯 ScottThorson 编剧,

影片讲述了年轻的托尔森是一个同性恋,他有一个叫做鲍勃的好朋友。鲍勃是好莱坞的一个制片人,而托尔森则是在这个电影工业里提供动物演员的一个兽医。

一天,鲍勃带着托尔森去看了李伯拉斯的演出,并在演出之后用自己的私人关系让李伯拉斯和托尔森见了面。相处之下,两个人各自感觉都不错。李伯拉斯干脆就建议托尔森放弃自己现在的工作,去做他的助理。表面上是助理,实际上托尔森已经成为了李伯拉斯这个著名钢琴表演师的秘密情人--同性恋情人。

在一开始,两个人相处的还不错。李伯拉斯还让托尔森做了整容手术,让他看上去更像是自己。并且还把自己的房子过户给了他,甚至还想收养他做自己的儿子。可是,激情总不会维持太久,虽然这两个年龄相差巨大的男人之间似乎有很多的爱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托尔森的年龄渐长,李伯拉斯似乎对他有一点乏味。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年轻的男人走进了李伯拉斯的生活。渐渐地,托尔森的地位被取代了,李伯拉斯打发自己的经纪人要“解雇”托尔森。

托尔森在发了一通脾气并且把李伯拉斯告上法庭但是无果之后,顿觉无爱,于是便开始了一个人的简单的生活。他找了一个工作,一个人居住。一个晚上,李伯拉斯给托尔森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身体不好,将不久于人世。托尔森来到李伯拉斯的病榻前,两个男人完成了最后一次会面,并且相互地坦露了心扉、互诉衷肠。

不久之后,李伯拉斯去世。官方说明里,李伯拉斯死于心脏衰竭。但是当地的卫生组织要求尸检。遭到李伯拉斯的经纪人拒绝之后,卫生组织根据李伯拉斯的医疗记录,得出了李伯拉斯死于艾滋病的结论。

在葬礼上,托尔森似乎看到了李伯拉斯的又一次演出。在那次演出上,李伯拉斯穿着传统而经典的繁复的礼服,“飞上天堂”,在天使们的簇拥之下,完成了钢琴演奏……。

1987年,67岁的钢琴家李伯拉斯死于艾滋病。他一生都致力于否定自己是同性恋的传闻,就算离世前,还在要求用“肺气肿和心脏病”作为死因昭告天下。但对世人来讲,这些都是欲盖弥彰。

1982年,其司机兼助理斯科特·托尔森曾向他索要分手后的赡养费1亿美元,并向媒体曝光二人同居长达多年,在被李伯拉斯包养的日子里,斯科特沾染毒瘾,为了取悦对方,他还做过脸部整容。对这一切,李伯拉斯矢口否认,最终赔了对方9万元了事。自此之后,二人断交长达5年,直到李伯拉斯去世前,斯科特再次来到他的床前,他们彼此原谅、爱恨洗牌,在死亡前各自散去、独自和解……

20多年后,这个听起来并不美好,甚至有点猥琐的故事,被导演史蒂芬·索德伯格搬上了荧幕,他为此精心筹备,甚至邀请迈克尔·道格拉斯与马特·戴蒙两位大咖领衔主演,但一直没有好莱坞片商愿意买单,毕竟,这个故事太gay了,又不及《断背山》那么文艺凄美。

直到2012年,HBO雪中送炭的接手了,索德伯格将其拍成一部118分钟的电视电影。而电视台放映前,《烛台背后》就被戛纳选中参加主竞赛单元,并获得空前口碑盛赞。在2013年的艾美提名中,《烛台背后》以15项提名领跑电视电影类奖项。对此,英国老牌媒体IndieWIR一针见血的讽刺了美国片商的保守主义:“不制作《烛台背后》是整个好莱坞的损失——当然,这绝对是HBO最大的收获。或许再过十年,这部作品就应该出现在奥斯卡上,而不是艾美奖。”

剧名《烛台背后》来自于李伯拉斯的职业习惯:他喜欢在钢琴上摆放一个标志性的烛台,闪烁光影中,他穿着银装素裹的服装,威风凛凛的高速弹奏,就算是16节拍的快曲中,他也能与台下观众欢乐互动,讲着无数怪诞笑话,像个极具娱乐精神的流行表演者。

他死后,《纽约时报》曾写道:“要开李伯拉斯的玩笑非常困难,光是他的自嘲就够他自己乐的了。”上世纪50-80年代,李伯拉斯是美国最著名的钢琴家和时代偶像,人们曾在他的高弹阔奏中,找到过最愉悦的音乐文化:他实现了古典音乐和流行娱乐的混合,可以同时传播着肖邦式的灵魂音乐,和性挑逗般的演技。那时候,李伯拉斯用无与伦比的浮夸、颠覆性的创意和独特的时尚美学,重新定义了音乐与表演。

在台下,他又以奢华糜烂与纵情纵欲,传达了巨星的自我中心,和100万种传奇人生的展示。其实,除了生于贫困、死于艾滋,世界对李伯拉斯不薄,天赋与财富之外,他还有幸得遇真爱,至少在索德伯格这部剧作中,他与斯科特·托尔森真挚相爱,故事从1976年,年轻的斯科特在后台第一次见到李伯拉斯开始,讲述了11年来两个人的关系演变。剧作简练有力又妙趣横生,和李伯拉斯本人气质异曲同工,自在挥洒着一种浮夸洋溢的豪气感。

镜头对男性恋情描写大方恳切、毫不避讳,而在讲述他们撕破脸后的猥琐、贪婪和背叛时,也张扬着一股不失身份、不落俗套的幽默感。外媒评价《烛台背后》是一部关于孤独与绝望、毒品般相爱的故事,但索德伯格却对悲切不屑一顾,伤感总会戛然而止。

故事的结尾:斯科特坐在李伯拉斯葬礼上,他看到纪念的蜡烛又变成了琴上的烛台,而李伯拉斯则依然坐在钢琴与烛台背后,仿佛只要烛台光亮,他就是健康的、浮夸的、所向披靡的演奏者。一曲终了,他对观众和世界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让我成为了世上最快乐的演奏者,而无论如何,我都相信美好!”

(原载《南方人物周刊》)

分享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