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 农村女孩中奖500万惹来杀身之祸 怎料一通电话揪出真凶

纪录片 农村女孩中奖500万惹来杀身之祸 怎料一通电话揪出真凶

你一定没见过如此残忍的凶手,
它不仅杀害女孩后,
抛尸垃圾桶,
还用钝器疯狂击打女孩面部,
导致她的面部严重变形,
连母亲都认不出来了,
凶手到底和女孩儿有什么深仇大恨,
以至于杀死他后还要殴打泄愤呢,
请听我慢慢讲述,
推力没有高下之分,
因为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大家好,
我是谭叔,
这天清晨两位老人正在跑步晨练,
老太太突然觉得心脏难受,
为了照顾老伴儿,
大爷也停了下来,
陪她走走,
就在老太太做运动转身时突然发现了一具女尸,
吓得两位老人赶紧报警,
不一会儿周队就带人赶到了现场,
一名警员将基本情况告诉给了周队,
死者是名女性,
面部肿胀看不出来原本的面貌尸体旁边有个黑色的包,
但是里面没有任何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
周队到了一看警员于长路也赶了过来,
他原本告诉长度不用来的,
因为他的妻子得了癌症需要人照顾,
可长度却说这个生活工作我不会耽误的,
当心身体别拖垮了,
没问题国防身体,
来到现场后,
警员郝佳和雨亮已经开始调查了,
周队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尸体,
头部被钝器打伤,
可以肯定是他杀,
而且他的头颈部是悬空的,
可以肯定的说这里是抛尸现场,
而不是案发现场,
雨量有些疑惑,
周队告诉他,
为什么我们当刑警的总说尸体会说话,
人死了之后尸体呈现的第一现象不是僵硬,
而是全身松软,
如果这里是案发现场,
死者在死后脖颈部会受到重力的作用,
垂到地面上来,
周队肯定的说,
死者死亡的时候是在一个平面上,
而且死亡了相当一段时间了,
等尸体僵硬之后才被犯罪分子移到这里,
所以他的头颈部才悬空在这儿,
运送尸体的应该是汽车三轮车之类的,
但这附近车流量太大,
要想从车入手开始调查,
那可太难了,
就在这时刘法医终于赶了过来,
他的车坏了,
只好打了个出租车过来,
在刘法医调查尸体的时候,
周队让郝家拍下死者照片,
输入户口管理系统,
看看能不能查到死者的身份,
很快刘法医调查完了,
死者25岁左右,
死亡时间已经有11个小时了,
也就是昨天下午六点左右死亡的,
死者的背部有明显的痕迹,
这是凉鞋的痕迹,
可以说明他死亡的时候是在凉席上,
但尸体并没有发现有性侵犯的迹象,
周队来到雨量这边,
问他周围有没有线索,
与亮说没有,
就连垃圾桶都是空的,
周队猜测抛尸的时间是在垃圾车清扫之后,
他让余亮去环卫局询问一下垃圾车什么时候到这儿的,
通过刘主任于亮找到了今早收垃圾的赵师傅,
他告诉余亮今天凌晨四点半左右到的可是没发现什么东西,
更别说尸体了,
没有问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于亮只好拜托刘主任再带他去找环卫工询问情况,
另一边郝家拿着照片回到了警局,
开始通过系统调查死者的身份,
可是死者的面部已经严重变形,
系统根本识别不出他的身份,
刘法医这边他已经调查出来死者的死亡原因,
虽然死者被钝器击打了头部,
可真正的死亡原因是窒息,
刘法医从死者肺中找到了一点绒毛,
入眼很难判断是什么毛,
但可以确定,
凶手用钝器击打死者后,
用带绒毛的物品闷死了他,
这些毛绒就会被死者吸到肺里,
刘法医让周队拿去给技术员梵高,
让他一检测就知道是什么毛绒了,
这时柳菊给周队打来了电话,
询问他案子的情况,
周队如实的报告给了他,
柳菊告诉他自己也知道长路的情况,
也明白你们十分辛苦,
但一定要尽快侦破案子,
猪队赶紧保证,
没办法,
谁让人家是领导呢,
随后警员们就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雨亮一直跟随刘主任,
到处询问调查,
长鹿拿着绒毛来到了技术员范高这里检验,
郝家继续在系统里调查死者的身份,
而周队则对死者的物品进行了调查,
终于周队从死者衣物中发现了线索,
是一家洗衣店的牌子,
他赶紧和长路来到了这家洗衣店,
店员查了下存根,
这条裙子是光彩小区一个姓廖的人送来的,
店员想了一下,
正是廖阿姨送来的,
年龄大概60来岁,
是我们店的常客,
今天早上还提着菜从门口路过,
周队赶紧问几点,
店员说十点左右,
了解完后两人又来到了廖阿姨的家中,
听对方说是警察廖阿姨,
赶紧请他们进去做,
周队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阿姨说她有个女儿叫兰兰,
在高新区电厂工作,
平时不怎么回来,
刚说完廖阿姨就觉得不对劲儿,
赶紧问怎么了,
周队让长路把东西拿出来,
这些全都是自己女儿的东西,
当看到那条裙子后,
廖阿姨越来越害怕,
这正是自己女儿的裙子,
自己上个月一针一线给她缝上的,
说完便痛苦的哀嚎起来,
周队赶紧安慰他,
目前还不能确定死者就是你的女儿,
长鹿问他女儿的姓名和电话,
女儿叫高兰,
长鹿给他打去,
电话却已经关机了,
他又给高兰的单位打去电话,
对方说他今天一直没来上班,
这时廖阿姨突然喊道,
你别吃它,
肯定是他杀了我的狼啊,
该死的兔子,
我要去杀,
喊喊完便要冲出门去,
周队两人赶紧拦住他,
周队给雨亮打去电话,
让他去高新区电厂调查一下高兰,
随后稳廖阿姨咬高栏的梳子或者牙刷,
以便于警方确认死者的身份,
阿姨说让他去警局辨认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听到这句话周队有些无奈,
他告诉廖阿姨情况可能比你想象的要糟糕,
就算是你的女儿,
你也可能认不出来了,
死者的面部被钝器击打已经严重变形,
听到周队的话,
廖阿姨更加伤心了,
冷静一下后带着周队来拿女儿的梳子和牙刷,
她让长路赶紧带回去提取dna,
确认死者身份,
然后再去趟电信局,
调查一下高兰的通话记录,
周队把阿姨扶到卧室,
一边安慰她,
一边询问她说的那个人是谁,
阿姨告诉她,
她说的是兰兰的男朋友,
高甜她是歌舞团的一个舞蹈演员,
和自己女儿是高中同学,
去年两人开始谈恋爱,
但是自己一直不同意,
没想到女儿居然搬出去和他同居了,
母女俩为此闹了半年,
最后还是廖阿姨妥协了,
只要高田对女儿好,
就这样吧,
可是让阿姨怎么都没想到的是,
有天中午她来给女儿送汤,
高田开门后显得十分紧张,
堵着门不让他进去,
廖阿姨在门外叫着女儿的名字里面一点回应都没有,
她以为女儿还在跟自己赌气,
推开高田走了进去,
可万万没想到,
床上的人不是自己的女儿,
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这可气坏了廖阿姨,
大马高田这个花花公子一个臭流氓,
随后生气的离开了,
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
女儿如今连命都搭上了,
他恳求周队一定要抓住高田给自己女儿报仇,
之后周队来到了歌舞团,
找到了高田,
他把高兰已经死了的消息告诉给了高甜,

o(︶︿︶)o 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温馨提示:本文试看已结束

查看完整内容,需支付:¥2.88 / VIP会员免费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