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电影《群尸玩过界》解说文案

恐怖电影《群尸玩过界》解说文案

恐怖电影《群尸玩过界》解说文案

今天推荐黑色幽默恐怖片《群尸玩过界》

可谓是B级片的“恶心之王”

而这部影片还在世界各影展上

先后获得了法国阿沃里亚兹电影节等16项国际电影大奖

苏门答腊骷髅岛上

探险队两人背着当地特殊物种鼠猴疯狂逃窜

为了甩掉后面的土著

接应人开车时磕到了石头

花帽男因此被鼠猴咬伤

谁知其余人见此异常害怕

竟将花帽男就地消灭

按理说这么危险的动物应该被隔离

然而为了钱财

探险队还是将它卖了

鼠猴就这样被送到新西兰某小镇的动物园

女主小殷是个渴望爱情的女孩

她一直以为送货员是自己的白马王子

然而奶奶为小殷做了占卜

得出送货员并不是命中注定的男人

真正的缘分只要出现牌上的图案就能知道是谁

小殷沉浸在美好的幻想

正在此时外面有客人进来

看起来是个笨手笨脚的妈宝男

小殷原本很不耐烦

但看到男人碰倒东西形成的的图案

小殷双眼放光

爱情来敲门了

莱诺被小殷的变脸速度吓到

慌慌张张地退到车上回家

莱诺母亲维拉是个很依靠儿子的女人

今天维拉收到妇女联盟的信

她被选为出纳员

妇女主席还将在周五到来

为了塑造美好形象

挑剔的维拉开始使唤莱诺打扫屋子修剪草坪

正当莱诺勤恳工作时

只大狗跳过院墙将他扑倒

原来是送货上门的小殷

因为奶奶的占卜

小殷大胆直接地邀请莱诺明天去动物园

莱诺愣神半天才醒悟过来

单身许久的他来了桃花运

于是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但在屋内

维拉见到两人相谈甚欢

气愤地踩烂鲜花

还将心爱的花瓶打碎

维拉埋怨一切都怪莱诺

还说这花瓶是莱诺已故父亲送她的

看见母亲伤心地哭泣

莱诺连忙认错

次日西装革履焕然一新的莱诺早早就准备出门

却没发现维拉正在监视他

莱诺与小殷逛着动物园

看到河水莱诺双眼无神

似是想到恐怖的事

原来他小时候出去游玩

父亲为了救溺水的他

丧生大海腹中

小殷为了安慰他主动亲了上去

但美好的气氛被猴子破坏

苏门答腊来的鼠猴偷袭砸死猴子

还美滋滋的吃起来

没想到这瘦瘦小小尖牙利爪的东西如此残暴

游园心情没了

小殷两人坐在长椅吹风

维拉在后偷看时被鼠猴咬伤

愤怒的她直接用高跟鞋将鼠猴碾成碎渣

莱诺听到母亲叫声赶来

维拉推开想要帮忙的小殷

做岀柔弱姿态请莱诺带她回家

母子搀扶远去

只剩小殷在风中凌乱

眨眼已到深夜

莱诺照顾完母亲回房

楼下传来呼喊

是小殷来还衣服

因为母亲莱诺狠心地说两人不要再见面了

但小殷的勇敢与热情感染了莱诺

两人缠绵在一起

小殷的眼中亮起星光

深夜注定不平凡

小殷奶奶算出莱诺被死亡围绕着

而维拉的伤口发炎

喷射出一股脓液

一夜春宵的莱诺直到早上才发现异常

母亲的伤口鼓动着

刚处理好

主席带着家属来拜访了

维拉坚持要接待客人

化妆时脸皮刷的被撕开

好在有万能胶

即使外表粉饰的不错

维拉神智显然出了问题

吃饭时颤颤巍巍

还伸手抓主席的食物

等到吃餐后甜点时

维拉伤口的脓液飞到主席丈夫碗中

丈夫没察觉吃的津津有味

主席看得都快吐了

维拉的耳朵又吧唧掉在碗中

她呆呆的塞进嘴中咀嚼着

主席挥挥衣袖离开留下一堆呕吐物

莱诺擦地板时小殷跟狗子来了

因为她奶奶预言莱诺会被邪灵纠缠

两人说话间

狗子发出哀嚎

上楼一看

维拉嘴角挂着狗毛

应该是没吃饱加了顿餐

维拉还想攻击伤心的小殷

莱诺为控制母亲滚到楼下

身体虚弱的维拉受此重击虚弱至极

小殷连忙叫来护士

可维拉没等到去医院就歪头离世了

护士安慰着崩溃地莱诺

正在此时

维拉突然坐起

死而复生一般称为僵尸

六亲不认地维拉

折断了护士脖子

随后又想对莱诺下手

两人纠缠之际

护士也发生变异

夹在中间的莱诺及时蹲下

拿起飞镖扎翻护士脑袋

将她与母亲一起锁在地下室

为了掩饰母亲异常

莱诺气走小殷

等到第二天

莱诺找到实验怪人

拿了点镇定剂

他装备严密地来到家中地下室

准备让两只僵尸安静点

由于屋内一片漆黑

莱诺被老鼠吓得撞箱倒地

护士很巧地出现在他脸前

莱诺一针插进她的眼球

维拉在背后扭住他的脑袋

莱诺一个过肩摔放倒了自己与母亲

武力值有待提高

还好莱诺挣扎着拔下针管插进母亲鼻孔

差一点就成了下一个护士

白天的事情让莱诺夜晚没睡好

他梦见一个金发女被按在水中

吓得从床上坐起直喘粗气

第二天憔悴的莱诺找到小殷

吓得从床上坐起直喘粗气

想知道她奶奶的预测

奶奶看着塔罗牌

莱诺想到母亲的现状

隐约有了猜测

奶奶见他目光呆滞

递过去一个护身符

镇定剂药效过去

维拉突然苏醒

冲破屋子逃到马路上

行人也没过多关注

只觉得这老太太长得坑坑洼洼丑了点

忽然一辆没来得及刹车的巴士

将维拉撞飞进小殷的商店

莱诺看着母亲浑浊地双眼

悄悄扎下镇定剂

但在众人面前飞行几十米

总不能堂而皇之地带回家

莱诺选择举行葬礼

众人都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维拉的事情

莱诺舅舅参加葬礼时

一眼看上小殷

然而小殷对这种油腻男没有好感

此时莱诺蹑手蹑脚的来到遗体室

维拉的躯体像气球般充气漏气

因为殡仪师忘关防腐液开关

维拉皮被液体冲破

殡仪师忍住恶心将其眼珠按回去

o(︶︿︶)o 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温馨提示:本文试看已结束

查看完整内容,需支付:¥2.88 / VIP会员免费

开通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