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犯罪《杰伊·比姆》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犯罪《杰伊·比姆》电影解说文案

剧情犯罪杰伊·比姆》电影解说文案

20世纪90年代  印度的宪法平等还是一纸空文

除了我们熟知的四大种姓之外

还有一种人被排除在种姓之外的人

被称为“不可接触者”  他们的身份会代代相传

没有教育  没有鞋穿  只有卑微的工作

即使走路  怕影子落在路人身上

而这样的底层穷人 接近印度人口的五分之一

当时在印度  为了提高破案率  制造高效率的假象

警察经常利用穷人顶罪坐牢

他们身无分文  无依无靠 是真正的蝼蚁

往往刚出狱  一眨眼就被抓进了监狱

因为穷人有限  有太多的案件需要承担责任

警察也会因为“分人不均”而心烦意乱

有时候  一个贫民不得不承担几项罪过

那些被带走的贫民  只能在警察的折磨下被“伏法”

然后饱受监狱之苦  幸运地被释放

还要担心会不会再被带走

没有放出来的大概率是活不见人  死不见尸

但不是每只蝼蚁都愿意屈服

一些人开始上诉  一直告到最高法院

他们找到了一位律师  名叫  尼赫鲁

尼赫鲁一直致力于为底层的权利和正义而战

在法庭辩论中    尼赫鲁名正言顺地指出

警方提供的犯罪记录完全是捏造的

面对铁证  最高法院只能下令

保释12个被抓来顶罪的人

尼赫鲁继续说  不仅仅是这12个人

仅在过去两周  就有7000名这样的人

在本邦被匆忙逮捕  他们中有多少是无辜的呢?

要知道  这可是在公然打警察体制的脸

但是  尼赫鲁一点也不害怕  在他的强烈要求下

最高法院做出了成立调查委员会的决议

而被警务处处长下令逮捕的7000人

也都全部移交管辖法院进行保释

这一结果  实在是大快人心

尼赫鲁聪明睿智 一身正气

他不仅免费帮助底层人民打官司

还将去学校  在街上发表演讲  呼吁人们通过法律保护自己

这一天    尼赫鲁接待了一位名叫辛格的孕妇

她的丈夫拉尔被警冤枉偷窃珠宝

被捕后遭受了酷刑  现在他神秘失踪了

在她的讲述中  一起灭绝人性

曲折离奇的冤假错案  也渐渐浮出水面

拉尔和辛格生活在  印度南部的一个小部落

村民以捕猎为生  他们都是所谓的贫民

没有自己的土地  只能给村长打工

虽然生活贫苦  但好在一大家人

其乐融融  互帮互助

直到这天  村长家突然闯进了一条蛇

作为村里最好的捕蛇人  拉尔被请到了现场

只见柜门大开  金银钱财尽收眼底

拉尔看都没看一眼  找了一圈后

终于在粮仓里抓到了蛇

那时候  辛格已经怀孕了

为了赚钱盖房  拉尔去了砖场打零工

一个人干着两个人的活

闲暇时候  还要赶去识字班上课

女老师是从城里来的志愿者

心地善良  崇尚平等

可无论拉尔再怎么认真学习  勤劳努力

在权贵们眼里  他依然还是“贱民”一个

几天后  村长家发生了盗窃案

村长夫人的珠宝首饰被洗劫一空

副督察让他们想想有什么可疑的人

村长夫人立刻就想起了拉尔

在她眼里  贫民道德低下  很值得怀疑

副督察立即带着一群警察

像强盗一样闯进了辛格家

一个警察还把家里仅有的钱  搜刮进了腰包

副督察掀着辛格的头发  把她拽上了警车

拉尔的叔叔和弟弟都被抓了起来

而此时的拉尔刚刚搬完砖

思家心切的他  正在回家的路上

没有抓到拉尔  副督察暴跳如雷

他在哪

你的兄弟去哪了

放开我的腿

不然你们一个都不会活着离开

告诉我 他在哪

你不知道吗

你不知道吗?你不知道吗?

回答我

经过一番毒打之后  见还是问不出什么

副督察又派人去抓拉尔的妹妹

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又是一通搜刮

带回警局后  又是疯狂的酷刑

你还说不知道  哈?

我们真不知道

几个小时了  把我噪子都喊哑了

你还不告诉我?

此时  拉尔已经来到了集市上

他给女儿买了玩具

忽然  一群人对他发动了袭击

还没反应过来  副督察就赶来了

他一边打一边骂  发泄着不满

随后警车驶过  玩具被碾为粉末

眼睁睁看着丈夫被抓走  辛格哭得死去活来

求求你放过他 长官

不要打她 长官

再捣乱我把你当垃圾烧了

晚上  警察见酷刑对拉尔没用

就开始折磨他的侄子  他们用绳子绑住两根手指

吊起来打  只见他疼的面容扭曲  不停地抽搐

见还是没有效果  警察决定

给他们上点“狠药”  二荆条加盐

抹在伤口上  疼痛渗到了骨头里

警察把所有招数都用完了  拉尔还是不认罪

副督察眼珠一转  又把主意打到了他妹妹身上

他竟然丧心病狂的  让这些男人WX她

尼赫鲁心中不忍  关掉了录音

他转过身  咬牙切齿

妹妹出来后  不堪屈辱喝了农药

抢救了四天  才捡回一条命

第二天  辛格去送饭  发现丈夫被吊在监狱里

奋俺一息  他已经被打得体无完肤

辛格悲痛大哭  副督察却只关心自己的升职

为了给他贴上小偷的标签

他们就这么折磨他

面对辛格的大喊大叫  副督察怒火中烧

在拉尔的胸口狠狠的踩了几脚

然后扯着他的头发  扬言要宰了他

拉尔挣扎着吼道  不要放弃我  亲爱的

一个好心的警察提醒她  赶快去城里找人

可没过多久  警察局就传来消息

拉尔三个人逃走了  辛格根本不相信

现在丈夫生不见人  死不见尸

她只能找好心的女教师帮忙

她们振转各处求助  但都没有实质性结果

警方有珠宝被当掉的证据  还有目击证人

没有人愿意和警方对抗

她们唯一的希望  就是  尼赫鲁

报告显示  4月6日晚上9点55分

拉尔和弟弟  侄子  欺骗了看守的警察

一起越狱了  警方有三个目击证人

药店老板  诊所医生  珠宝店老板

而且还在村长家  发现了拉尔的指纹

不利要素非常多  但  尼赫鲁还是接下了这个案子

当务之急  是要先找到拉尔的下落

开庭后    尼赫鲁提起诉讼  辛格叙述了案情

法官提出  控方有目击证人  证明拉尔逃跑了

如果他们是主观猜测  案件只能驳回

尼赫鲁提出  这一案件存在刑讯逼供

且疑点极多  他需要交叉询问证人

为了掌握更多证据    尼赫鲁来到村里调查取证

他查阅了政府的资料库  实地走访了证人

所在的诊所  药店和珠宝店

再次开庭后    尼赫鲁开始询问调查官

逃犯们去的药店  离警察局有多远?

调查官并没有正面回答  像是在背资料

接着他又问  药房离诊所有多远?

还有  是谁诊治了逃犯?

调查官支支吾吾  只能说不知道

尼赫鲁之所以这么问  是因为他通过实地调查发现

报告里提到的诊所在警察局东边两公里处

o(︶︿︶)o 抱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本文试看已结束,温馨提示:避免游客赞助后看不到隐藏内容,建议请先注册一个帐号再赞助本文!

查看完整内容,需赞助:¥3.28 / VIP会员免费

赞助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