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床下有人》电影解说文案

悬疑《床下有人》电影解说文案

悬疑《床下有人》电影解说文案

这个女人被一个陌生人

偷偷睡了半年

自己却浑然不知

每天晚上都会被下药

早上四点后

男子准时离开

她是一个在一线城市

打拼的妙龄剩女

每天下班都会乘坐公交车回家

开门时

总感觉后面有人在跟着自己

可走廊却空无一人

开门后走进屋后发现停电

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

在冰箱里拿水时

突然感觉到房间有声音

缓慢的一步一步

走到衣柜的旁边

打开衣柜

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与此同时

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将她推倒

她想要跑到门口呼救

可惜门已经被反锁

一段时间后

同样的房间被光子租了下来

她是一个银行的员工

月薪百万

但她是一个没有任何

安全感的女人

家中显眼的地方

会放置一些男人的衣物和鞋子

出门时她发现

自家的门锁居然被人动过

凭着多年的单身第六感

她更改了密码

夜晚她正要关灯休息时

在门口她听到了微弱的呼吸声

她确定外面有人

在自家的门囗徘徊

她关上灯

外面灯居然是亮的

她缓慢的走到门口

果然有人在动自己家的门锁

他被吓坏了

时间又过去几分钟

感觉外面的人已经离开

她通过猫眼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伸头出去查看

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在地上她发现了一颗烟头

叫来警察

想要通过警官

检查一下烟头上面的指纹

但他们觉得光子

正在说笑并没有同意

只是一颗烟头而已

又能证明得了什么呢

深夜她受到了惊吓

她很难入睡

凌晨两点

一个赤身男子

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

摸了摸她的头发

两人相拥的睡去

一觉醒来

光子感觉脑壳发冒

四肢无力精神恍惚

最近自已的身体

这是怎么了

经常会出现这个样子

她决定换一个地方住

这里的房东大爷

却很难说话

因为几干块

两个人并没有谈拢

工作时

一名陌生的男子刻意的

来到了她的柜台

因为他卡里并没有钱

也不能办理相关的业务

男子和经理吵了起来

这个陌生男子被赶走了

这几天

光子因为那晚的事情

被搞得焦头烂额

总是能感觉到

有人在自家的门口

每次都是深夜才睡去

这晚当她睡过去时

床底下缓慢地爬出来一个人

是一个黑衣男子

将她迷晕

他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用着光子的牙刷洗漱

洗澡后清理掉剩余的残渣

然后把手表定时

拥护着光子安详的睡去

第二天

光子在等公交车时

昨天那个办理业务的男人

已经在这里等了她很久很久

他们四目相视

光子连声的道歉

她想要离开

结果被这个男人

死死的抓住了手

一辆宝马车

停到了他们的身边

是银行的经理

她想要动手去揍这个男子

被光子拦了下来

也只是呵斥了他几句

然后他们离开了这里

她决定送光子回家

到家后

他发现自己的房间

居然又停电了

打开手了手电

突然又传来敲门声

又把她吓了一跳

原来是经理

光子的钱包刚刚落在了他的身上

经理说你为什么不开灯呢

他进屋后帮助光子拉上电闸

经理发现光子的家中

有很多男人的衣物

她连忙解释道

自己是因为害怕才这样做的

经理决定离开

他想借用一下洗手间

光子进去收拾了一下

自己的私公物品

看到自家的马痛盖

既然是打开的

每次出门她都有一个习惯

会把马桶盖盖住

这一系列的连锁反映

光子觉得经理有问题

光子开口说

我没有告诉你家的楼层

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并没有回答光子的问题

光子她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跑了出去

她叫了警察

等警察赶到

开门的那一刻

经理的尸体居然挂在

门把手上死掉了

就这样

光子被带到了警察局

雨神的逻辑

也让她—脸懵逼

居然怀疑是光子

在贼喊捉贼

48个小时后

因为没有证据

只能将她封锁的房间打开

银行这里也不能因为

失去一个经理而停业

他们开始继续的招聘

光子也被无罪释放了

她找到了保安

想看一下当晚录像

可第六层的监控

居然是假的

根本没有用

只能让保安陪同自已进屋

打扫房间时

在柜子的下面

她发现了一把钥匙

她一层—层的开始尝试

从一楼找到了十楼

每家每户都感应一下

她几乎找遍了整栋楼的房间

突然她在自家的楼上

居然打了别人家的大门

她缓慢地一步一步走了进去

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拿走了这家人的银行流水

通过自身的条件

她找到了这个人的信息

他总是在同一天晚上八点

买同样一个东西

价格是3200快

光子和她的闺蜜

来到了便利店的里面

这里有很多东西都是相同的价格

他们等到了中午13点

总算等到了一个人

只买了一个东西

价格是3200块

两人决定跟在他的后面

去看一看

一路上她们也不敢靠得太近

跟随在一条岔路时

人却不见了

两人决定分头找

光子平时就沒有什么安全感

在一户人家

她发现了那个人

买的猫罐头

闺蜜这里则看到了那个人

光子想要拨通她的电话

却无人接听

决定自己进去查看一下

敲门时却无人应答

输入多次的密码都不对

以为是自己搞错了

她准备离开时

她想到自己家的密码1487

她尝试了一下

果然打开了大门

她缓慢地—步一步往里面走着

同时她拨通了闺蜜的电话

一直都是没有人接听的状态

在房间里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

打开门看了过去

居然是一个女人

被绑在了床上

她立刻拔通警方的电话的同时

房子的主人回来了

正在按着密码琐

闺蜜这边跟随的人

也并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光子躲到了床下

主人回来时

温柔的和床上的女人说着话

手机却落在了地上

他俯下身子

还好他只是把手伸了进来

神秘男子拿出针管

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

准备打入这个女子的体内

她挣扎了几下

没有了声音

等男子离开后

光子从床下爬了出来

她想要逃跑

可神秘男子又走了回来

她快速的躲到门后

神秘男子揭开女人的被子

光子看到床上

女子双腿居然被锯断了

突然外面传来了警笛声

神秘男子被吸引到了床边

她敲声无息的走到了门外

她俯下身子的同时

她看向了房向里面

男子居然拿出了一把锯子

想要将女人分尸

她害怕极了

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也不敢继续看了

突然一个玻璃瓶倒在了地上

被摔碎了

男子停手走出来查看

他抱起小猫

原来是他家中养的那只猫

男人走进了卧室

用锯子继续锯着女人的身体

o(︶︿︶)o 抱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本文试看已结束,温馨提示:避免游客赞助后看不到隐藏内容,建议请先注册一个帐号再赞助本文!

查看完整内容,需赞助:¥2.88 / VIP会员免费

赞助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