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玛拉》电影解说文案

恐怖《玛拉》电影解说文案

恐怖《玛拉》电影解说文案

今天为大家带来一部《玛拉》

一旦被这种恶灵标记的话就千万不能睡觉

否则会在鬼压床的状态下被杀死

为了避免自己忍不住会睡觉

有的人会20分钟就定一次闹钟

有的人直接用剪刀剪掉了眼皮

但这些方法仍起不到任何作用

接下来就跟随鬼哥一起进入正片

午夜女孩正在熟睡时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

她立刻起身向父母的房间走去

刚刚来到门口房门就从里面被妈妈打开了

一把抱住女孩让她闭上眼不能看

可还是晚了一步

女孩见到爸爸死在床上

富勒博士是警方特聘的心理学专家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警方认为

妻子海伦趁着丈夫老马睡觉时将其杀害

但需要博士来评估一下她的心理状态

受害者是被人强行的扭断脖子而死

如此残忍的手段

不得不让警方怀疑凶手的精神状况

博士的意见将决定妻子海伦

是被送去庭审还是精神病院

在警长的引领下博士见到了嫌疑人

对方的状态很差

一个人站在窗前呆呆地不说话

博士见到这种情况后也没有勉强

提出去和她们的女儿聊聊

小女孩和爷爷一起在楼上的房间

她被吓坏了始终都躲在床下

爷爷见到博士后

主动的提到一个名叫道格拉斯的瘾君子

认为他才是凶手

紧接着博士在床底下见到了小女孩

利用她怀中的玩偶作为切入点

很快就摸透女孩的心里得到了她的信任

小女孩说爷爷曾叮嘱过她

假如和警方的人说话

妈妈就会被带走

为了尽快找出突破口

博士向女孩保证绝不会带走她的妈妈

女孩听后说起了昨晚见到的事

当博士问她是谁伤害爸爸时

女孩说是玛拉

博士再次找到了海伦

主动提到玛拉这个名字

对方却一反常态的大喊大叫

被带到警局后海伦提到了丈夫最近的异样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他的睡眠变得很差

在崩溃之际向海伦坦白

他曾经和自己的学生发生过关系

恳求海伦能够原谅他

但海伦还是提出了离婚

现如今丈夫就这样死了

海伦莫名的感觉很愧疚

昨天晚上她醒来后四肢完全瘫痪

整个人被压在被子下面

房间里好像有什么邪恶的东西

紧接着她就见到了梦魔玛拉

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爬到丈夫老马的胸口

用力的扭断脖子将其杀害

海伦的供述自然不会被警方认可

基本可以确定她就是凶手

只不过精神状态有问题

需要博士出一份报告送进精神病院

就可以彻底结案

回到家里后博士显得很郁闷

她曾向那个女孩保证过不会抓捕海伦

但对方的解释却是难以信服

在评估报告上签完字之后

一旁的红酒杯竟然莫名的碎掉了

这天早上博士从床上醒来时

突然发现自己出现了海伦提到过的症状

四肢仿佛瘫痪一样无法动弹

她尽可能的睁大眼睛观察房问里的一切

竟见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干枯的老女人

博士被吓的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恢复自由后立刻打开台灯

看向刚刚那个女人出现的地方

发现那里只是挂着几件衣服而已

但刚刚的恐怖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坐在客厅发呆时

无意中发现从女孩那边拿过来的画纸背面

写着一个地址和半句话

她立刻打开电脑

查询之前在案发现场拍的照片

成功的对上了另外半句

意思是高桥知道更多实情

上班后博士开车寻到画纸上的地址

这是一栋略显破旧的平房

应该就是那个名叫高桥的家

进到里面后在床上发现了对方的尸体

明显已经死去多时

警方赶到后经过初步检查发现

高桥已经死于一周之前

死因和老马谋杀案一样脖子被拧断

至于凶手方面不能认定是同一人所为

因此海伦仍然是杀夫案最大嫌疑人

博士从现场离开后来到精神病院找海伦

问她是否认识高桥和道格拉斯那个瘾君子

但对方已经不再相信博士

始终都对她不理不睬

为了重新获得信任博士说起自己的经历

在她小时候妈妈突然得了精神病

从外面买来一个塑料的招财猫

以为它会保护自己

可事实并非如此

爸爸无法面对只好将妻子送进医院治疗

结果在三周后博士的妈妈上吊自杀了

只留下了那只可笑的招财猫

博土认为假如她能陪在妈妈身边的话

对方就不会死

也因此才更了解海伦女儿的现状

想要弥补她们母女

海伦听后选择再一次相信博士

对她说老马一直存在睡眠问题

为了帮助他

找到了一个由医生创建的患者支援团

专门接收酗酒者和失眠患者

也正是在那认识的高桥和道格拉斯

与其他患者的接触的确帮到了老马

回到家后感觉好了很多

直到有一晚他四肢瘫软的醒来

眼睛里有一个红色的印记

然后病情就开始恶化了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一切是真实的

海伦翻开眼皮给博士看

里面也有一块红色印记

这正是被梦魔玛拉标记的象征

下一个死去的很可能就是她

当天晚上博土根据海伦给出的地址

找到了这个患者支援团

每次聚会医生就会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睡眠

当反常睡眠交替进行时

就会出现四肢瘫痪意识清醒的状态

有些人还会出现幻觉受到梦魇的迫害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经历这种睡眠瘫痪症

因此也不需要太在意

在场的患者们也全都是有过这种经历的人

醒来后处于瘫痪状态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胸口上

认为那就是恶灵是撒旦

可其中一名戴着墨镜的男人表示

那个恶灵此时就在房间

他已经不需要在睡觉时才能见到

不瘫痪的时候在家或者在教堂

时时刻刻都能看到那个凶巴巴的老女人

听到墨镜哥的发言后

坐在一边的光头男人提醒他

无论如何都不能睡觉

医生立刻制止他不要乱说话

原来这个光头男人就是道格拉斯

医生认为那只是深度睡眠后产生的幻觉

道格拉斯来到墨镜哥面前摘掉墨镜

指着他充满血丝的双眼说他已经被诅咒了

医生企图上前阻止时

被道格拉斯狠狠地怼了一通

转过头继续对墨镜哥说

你现在已经处于晚期

晚上回家后打开所有的灯

设置几十个警报码

不管做什么都要保持清醒

否则你今晚就会死

玛拉是真实存在的

在座的所有人早晚都会被她杀死

第二天博士找到警长

提到在患者应援会上的所见所闻

她认为那个道格拉斯才是凶手

当时曾赤裸裸的威胁墨镜哥

警长明白博土想帮海伦撇清嫌疑的意图

但只凭那种威胁并不足以翻盘

这天晚上墨镜哥跪在教堂外面点火自焚了

他实在承受不住內心的恐惧和压力

自杀事件发生后

道格拉斯被带到了警察局

最初他对警长的任何问题

都以无可奉告来拒绝回答

毕竟警方这边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

直到博士主动的提到玛拉

道格拉斯才开口说话

高桥也是他在援助会上认识的

而且对方是第一个看到玛拉的人

最初还以为他是疯子

后来道格拉斯也见到了玛拉

于是两人便开始调查这件事

其实在很久以前玛拉就开始残杀人类了

老马也是标记人之

包括他自己也一样

眼睛里都有着红色印记

这是被玛拉标记的符号

尽管警长坚定的认为

道格拉斯是唯一的嫌疑人

但目前查不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博土也同样不相信玛拉杀人这种事

反倒认为那个恶魔是道格拉斯的另一重人格

o(︶︿︶)o 抱歉,这里的内容被隐藏了
本文试看已结束,温馨提示:避免游客赞助后看不到隐藏内容,建议请先注册一个帐号再赞助本文!

查看完整内容,需赞助:¥2.88 / VIP会员免费

赞助VIP免费查看

分享到 :
相关推荐